首页律师简介专业团队业务范围经典案例法律文库在线咨询诉讼指南鉴定指南联系我们加入收藏
站务公告

王冰律师创办的--中国医师维权律师网是专门为医师维权、医疗维权、为医疗机构代理医疗纠纷的网站,如果患者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请到相关网站咨询!王冰律师致力于为执业医师、医疗机构与专业律师之间架设一座法律沟通的平台!为执业医师、医疗机构提供法律咨询,解疑释惑,解决法律问题,提供法律服务。欢迎各位医师朋友、医疗机构、美容整形专业机构在线留言!  更多内容>>

业务范围

提供医疗纠纷和药物纠纷的法律咨询
1、接受咨询,进行病例分析和案情分析
2、出具专业法律意见书、个案分析咨询报告
代理医疗机构进行和解、谈判、调解和协议签订
1、为医疗机构提供协商方案
2、参加医疗机构进行的协商谈判
3、提请并参与行政调解
更多内容>>

联系我们

手机:  13426183608     传真:010-58603881-816
E-mail:    tree33@163.com   更多>>
办公电话:010-58603881-841

友情链接
 
 

中国医师网|医师培训|医师考试|医师维权|医师信息

 

北京律师
 
   当前位置:首页 >> 引发两次病危的致命诊疗
引发两次病危的致命诊疗

来源:南方日报

老人入院时所住病房。

  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肾内科医师,在未做做肠道检查,没与外科医生会诊,没评估风险,就决定给病人“灌肠”,导致病人第一次病危;

  该院普通外科副主任医师,明知“保守治疗病情会恶化,直至危及生命”,却隐瞒风险,建议家属保守治疗,结果病人第二次病危;

  在前前后后50多天内,病人辗转两家医院抢救,多次险些丧命,家属为此已耗资百万元,关于是不是“医疗事故”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1月3日,家住高要市禄步镇中区华兴里的69岁老人罗结带,住进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治慢性肾功能不全及中度贫血。让罗结带老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在随后10多天里,由于这家三甲医院多名医生的一系列诊疗行为,她几乎被推进死亡深渊。

  惊魂六小时

  肾病医师黄鹏程低估了清洁灌肠(将一定量的液体经肛门、直肠灌入结肠,以帮助患者排便、排气、清洁肠道)的风险。1月11日,他决定给内三区25床病人罗结带灌肠前,并没拿到病人肠道的影像学报告―――“患者腹痛的病因是便秘”仅仅是黄鹏程的怀疑。

  后经证实,病人医嘱所记录的、灌肠前的“院内会诊(外三区)”并没进行(《临时医嘱单》不实),便秘因此成为最终结论,“清洁灌肠”顺理成章进行。

  1月3日晚,家住高要市禄步镇中区华兴里的罗结带,由家人陪同,前往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慢性肾功能不全及中度贫血。住院期间,由亲戚夏月娥、刘晓琪等人照顾。

  1月10日,留院照顾老人的夏月娥电话通知刘晓琪:老人腹痛,主治医生黄鹏程认为老人便秘。黄告知,会与普外医生会诊“明天是否给老人灌肠,以通便导泻”。

  1月11日10:00刘晓琪回忆,11日当天上午10点,她赶到内三区,灌肠用的药剂已经领到病房了。刘去到医生办公室,询问黄鹏程,灌肠前为何不征询家属的意见,黄告知,灌肠是为了通便,风险很小,没必要获得家属同意。

  刘晓琪又问,灌肠前,黄鹏程是否与普外医生会诊,评估灌肠的风险,黄答复,因普外医生很忙,灌肠前没会诊老人的病情―――但20多天后,病人家属拿到的《临时医嘱单》却记录,当日灌肠前,该院曾对老人进行了两次会诊,分别为“院内会诊(外三区)”、“院内会诊(内五区)”。

  1月11日10:30清洁灌肠开始,15分钟后,750毫升生理盐水被灌入老人的肠道。但灌肠后15分钟,罗结带仍无便意。黄鹏程去到病房,告诉护士再灌750毫升。

  1月11日11:30灌完1500毫升生理盐水后约15分钟,老人的脸色渐渐苍白,并小声呻吟。刘晓琪又到医生办公室,质问黄鹏程:“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见普外医生会诊?”黄答复刘晓琪,已经通知普外医生会诊,但普外也很忙,没人手。

  20多分钟后,一名普外医生赶到内三区。“他走进病房后,用手压了压老人的腹部,我见他频频摇头”,刘晓琪回忆,这名普外医生回到内三区的医生办公室,写了张B超单,又回到病房,用注射器从罗结带腹部抽出一管浑浊的、黏稠的液体。

  刘晓琪说,她去医生办公室拿B超单,回到病房,见到老人已无法自主行动。

  1月11日13:30做完B超,罗结带已不能说话。5名医生到内三区给老人会诊。黄鹏程告诉刘晓琪,通知老人的直系亲属到医院。黄鹏程告诉刘晓琪,老人的肠道出现一处黑点,可能是穿孔,但不确定具体位置。

  1月11日16:22罗结带的住院病历记录显示当日16时22分,院内会诊确认老人病症为“急性腹膜炎”,病危,应立即送往重症监护室。

  致命的保守治疗

  1月11日下午,罗结带被送至综合ICU病区。当晚,医院给老人做了腹腔置管引流。

  翌日,罗结带的儿子林伟坚作为家属代表,前往综合ICU病区,询问ICU医生陈绍婷(后证实,此人为黄鹏程妻子),“老人是否应送往广州救治,是否需动手术”,陈绍婷答复,老人目前的状况不适宜长途奔波,应留院治疗,“是否需手术可咨询普外的副主任医师黎小明”。

  “病人肠道穿孔,要尽快进行修复手术,仅保守治疗,急性腹膜炎不会痊愈,病情会恶化,危及病人生命”―――黎小明,这位普外副主任医师知道“保守治疗是致命的”,但1月12日,他仍向病人家属建议“保守治疗”,还列举病例,说服家属“保守治疗几日后,病人可以康复”。黎小明还列举了“一位腹膜炎患者不同意动手术,后经保守治疗康复”的病例,说服林伟坚“保守治疗7日,老人的腹膜炎可以康复”。

  听取了黎小明的“专业意见”,林伟坚同意让母亲“留院做保守治疗”。但“‘保守治疗的风险’,医院自始至终都没有告知家属。”

  1月19日晚,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再次组织会诊后,却告知林伟坚,他母亲的病情已恶化,腹腔严重感染、多器官衰竭,“继续保守治疗,绝无生还可能;手术的话,也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生还可能”。

  当日,黎小明又劝林伟坚,做手术“不到百分之二的生还可能”也只是理论上的,建议不要强行手术,准备老人的身后事。

  但林氏几兄弟态度坚决,“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不会放弃”,几兄弟商量后,决定“立即动手术,但不让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做”。翌日,林伟文就代表病人直系家属,签了《自动出院或转院同意书》。

  罗结带的出院诊断书里,记者注意到主要诊断为“急性腹膜炎(胃肠穿孔?)”,从1月11日到1月20日,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仍不能确定罗结带消化道穿孔的位置,黎小明证实,因该院从没给老人做CT,仅凭B超报告确认不了穿孔点。

  1月21日凌晨,罗结带被送至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该院随即给老人做了CT,确认了肠穿孔的位置。当日上午7点,该院给罗结带做了“剖腹探查、乙状结肠断端封闭、空肠上端破孔修补、横结肠造口”手术,手术顺利完成。

  记者暗访

  肾病医生黄鹏程:

  未会诊便“灌肠”

  3月10日,南方日报记者暗访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肾病医师黄鹏程。

  黄鹏程认为“当日清洁灌肠前,病人罗结带的肠道可能已穿孔”―――但既然病人肠道已穿孔,灌肠就是禁忌。

  黄鹏程承认,当日,自己没与普外医生会诊,没有排除“肠道穿孔”、“急性腹膜炎”的可能,没有评估“清洁灌肠”的风险,就做出了“灌肠”的决定。

  普外副主任医师黎小明:

  知道保守治疗会恶化

  记者:老人住院10天,你们都没能确定消化道穿孔位置,为什么?

  黎小明:B超报告看不出。

  记者:B超看不出,为什么不给老人做CT?

  黎小明:医院有CT设备,但由于“病人要靠吸氧维持呼吸”等原因,院内多次会诊,经讨论,认为不便给病人做CT,可能会有风险。

  记者:但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给老人做了CT,确认了穿孔位置。既然你们怕风险不敢做CT,为何不告知家属,让他们选择做还是不做?为何不建议他们转院?病人曾多次提出转院,你们为何建议他们留院治疗?

  黎小明:(沉默)

  记者:作为普外医生,你是否知道“肠道穿孔后,除非做修复手术,仅凭保守治疗,穿孔是不可能痊愈的”?

  黎小明:知道。

  记者:既然知道“肠道穿孔,保守治疗,病人不可能痊愈,病情会恶化”,1月12日那天,你为何告诉病人家属“保守治疗几日后,病人会痊愈”?

  黎小明:(沉默)

  病人家属

  已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经多次转院后,目前罗结带仍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其主治医生告诉林伟坚,老人的生还可能已经升到50%。为了救治母亲,林氏兄弟已花费逾百万元。

  林伟坚认为,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多名医生不当的诊疗行为,是导致其母亲罗结带病危的主要原因:

  一、肾内科医师黄鹏程,没有给病人肠道做检查,没同普外医生会诊,就决定给罗结带做“清洁灌肠”,是导致患者1月11日病危的直接原因。

  二、普外科副主任医师黎小明,明知“肠道穿孔,保守治疗无效”,却隐瞒保守治疗的风险,建议病人家属同意“保守治疗”。家属听取了他的意见,才导致患者病情一再恶化,生还可能降至百分之二。

  林伟坚还怀疑,1月12日,综合ICU病区的医生陈绍婷建议他们留院治疗,是为了包庇她丈夫黄鹏程1月11日的失误。

  目前,林伟文已向肇庆市卫生局投诉,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院方回复

  给记者的入院诊断

  与病人病历有出入

  3月10日下午,记者就“病人罗结带住院期间,医生诊疗行为是否不当”等问题,采访了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有关负责人。

  医院医务科科长王卫国介绍,医院已于2月10日收到了肇庆市医学会的“提交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材料告知书”,此医案已依照常规法律程序进行调查,“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或不足”要待“医疗事故鉴定报告书”的最后结论。

  医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程玉坤表态,若“医疗事故鉴定报告书”的最后结论认定“医生诊疗行为存在过错或不足”,医院会依照法律法规追究医生的责任、赔偿病人的损失。

  3月11日,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给记者传真了一份书面答复。这份书面答复里,除重申告知书所列观点外,还简单介绍了罗结带住院前后的情况。

  记者注意到,书面答复里,罗结带的入院诊断为:“1.慢性肾功能不全(氯质血症期);2.中度贫血;3.急性腹膜炎”,但病人的住院病历记录,入院诊断并无“急性腹膜炎”一项,“急性腹膜炎”是1月11日灌肠后,多名医生会诊,于当日16时22分得出的结论。

  

2013/4/13 0:0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中文域名:医师维权律师网 京ICP备10210756号 京ICP备07038632号 医师维权律师网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 www.doctorlawyer.cn   www.doctorlawyer.com.cn
医疗维权部 王冰律师
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
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医师维权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