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律师简介专业团队业务范围经典案例法律文库在线咨询诉讼指南鉴定指南联系我们加入收藏
站务公告

王冰律师创办的--中国医师维权律师网是专门为医师维权、医疗维权、为医疗机构代理医疗纠纷的网站,如果患者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请到相关网站咨询!王冰律师致力于为执业医师、医疗机构与专业律师之间架设一座法律沟通的平台!为执业医师、医疗机构提供法律咨询,解疑释惑,解决法律问题,提供法律服务。欢迎各位医师朋友、医疗机构、美容整形专业机构在线留言!  更多内容>>

业务范围

提供医疗纠纷和药物纠纷的法律咨询
1、接受咨询,进行病例分析和案情分析
2、出具专业法律意见书、个案分析咨询报告
代理医疗机构进行和解、谈判、调解和协议签订
1、为医疗机构提供协商方案
2、参加医疗机构进行的协商谈判
3、提请并参与行政调解
更多内容>>

联系我们

手机:  13426183608     传真:010-58603881-816
E-mail:    tree33@163.com   更多>>
办公电话:010-58603881-841

友情链接
 
 

中国医师网|医师培训|医师考试|医师维权|医师信息

 

北京律师
 
   当前位置:首页 >> 王冰律师代理云南思茅地区凤岗盐矿职工医院申诉状
王冰律师代理云南思茅地区凤岗盐矿职工医院申诉状

王冰律师代理云南思茅地区凤岗盐矿职工医院申诉状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办公室:

原告诉被告思茅地区凤岗盐矿职工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已经由贵院终审完结。现就诉讼程序的相关情况做投诉如下:

一、认定事实不清

1、法院认定事实与案件事实差距巨大
首先,患者当时来到被告诊所救治的情况,还是基本可以的,仅仅叙述有胸闷、气短等症状,没有严重危及患者生命安全的症状和体征,没有必须马上进行抢救性治疗的情况。

第二、我们已经履行了告知义务!在治疗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充分考虑到我们医院的诊疗条件和水品。在对患者进行救治后,已经通过口头告知的方式,建议患者及其家属到上级医疗机构再行救治。患者及其家属考虑到经济等方面的因素外,不愿意转院治疗。要求我们对对患者的胸痛的症状予以处理。在使用镇痛药物前,我们也向患者家属说明了,可能掩盖病症的情况。在患者及其家属的要求下,我们同意他们服用“曲马多”!这与我们医疗机构错误诊断、错误使用药物相差甚远,也不是我们应该承担法律责任的法定事由!

2、告知义务方认定错误
患者在出现危重情况后,转往当地上级医院,并且死亡和出具相关的死亡通知书!患者并非死亡在我们医疗机构,我们不在患者死亡现场,根本不知道患者死亡的情况,也不可能在患者死亡的现场对患者家属履行告知义务(尸体解剖)。
由于患者死亡后,家属在很短的时间内疚处理完毕了尸体。造成了患者死亡原因的不明确!

我们认为,如果患者是在我们医疗机构治疗过程中死亡的,医患双方对于患者死亡的原因不明确、存在争议、发生医疗纠纷的,我们作为医疗机构具有告知患者及其家属保存尸体、明确死亡原因的法律义务!但是,如果是患者在外院死亡、我们不知道或者不可能通知的,我们医疗机构就没有告知的义务,或者说不能够履行告知的义务!同时,我们也认为,如果是患者死亡后,家属对于我们医疗机构的治疗存在异议的,应该先行通知我们。而不应该是在处理完尸体后,通知我们没有履行告知的义务!

3、举证责任认定错误
从本案的实际情况看,患者及其家属是尸体的拥有者和控制人,我们作为医疗机构是没有权利绕开患者家属,单方要求做尸体解剖明确死亡原因的!在我们医疗机构要求、但尸体已经被处理完的情况下,该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应该由患者家属承担,而不是医疗机构。在尸体已经处理,造成不能够判定患者死亡原因的情况下,家属对于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不能够免除。

4、死亡前的“时间差”是本案的疑点
本案的情况是:在事发当天的十五时二十分许,县医院急救车把病人接到医院,经抢救无效病人临床死亡,十六时三十分,患者家属自行通知殡仪馆把死者送到火化厂进行火化。在这段时间患者家属未提出过任何意见和要求。火化两天后才提出种种问题!

患者在从我们的医疗机构治疗后,患者的症状明显好转,并且自行回家吃饭,并非是我们医疗机构认为患者的情况已经完全治愈可以回家!在回家后发生危重情况、转院治疗、死亡这一过程存在很长的时间,该“时间差”内,患者是否自行服用药物、食用过敏食物、上级医疗机构治疗抢救是否是正确的。作为我们医疗机构都是不知道的。而明确患者死亡原因的方式,就应该是通过尸体解剖。

从上面的情况,我们就可以看出,患者的死亡在没有尸体解剖,明确死因的情况下,就不能够排除患者自行服用药物、食用引起过敏的食物、上级医疗机构救治不利的情况!明确患者死亡原因的唯一法定方式就应该是通过尸体解剖,而不是主观推断!

二、程序违法

1、鉴定程序次序颠倒,违法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规定:条例实施后发生的医疗事故引起的医疗赔偿纠纷,诉到法院的,参照条例的有关规定办理;
因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它医疗赔偿纠纷,适用民法通则的规定。人民法院在民事审判中,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或者依职权决定进行医疗事故司法鉴定的,按照,交由条例所规定的医学会组织鉴定。

在相关的规定中,最高法院实际上明确了,在法院审理医疗纠纷案件中,首先要通过医疗事故鉴定,明确医疗行为是否存在医疗过错,是否构成医疗事故。对于涉及医疗技术问题以外的“医疗纠纷”,则通过“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鉴定”程序确定!该通知的规定,实际上就是区分了“医疗事故”与“人身伤害”两个鉴定的程序和选择标准。从而对法院的审判工作起到指导作用!

在诉讼实践中,司法鉴定对医疗事故鉴定起到补充和完善的作用,在医疗事故鉴定后,没有认定为医疗事故的,才可以通过司法鉴定的方式确定属于人身伤害的侵权责任!

就本案而言,当医疗纠纷发生后,原审法院应该通过委托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的方式确定医疗机构是否有存在违反诊疗常规和规范的行为,是否构成医疗事故及其登记等等!而不应该在没有明确是否构成医疗事故的情况下,直接通过通过司法鉴定确定患者的死亡原因和医疗过错行为!

2、鉴定程序严重违法
在本案的鉴定过程中存在多处严重违法的情况:

一、鉴定专家组成违法
按照我国《司法鉴定程序规则》中规定,鉴定专家组建立后,召开鉴定会的,首先要在双方当事人在场的情况,介绍鉴定专家的情况,询问对于鉴定专家是否回避,是否提交材料等等。

在本案的鉴定过程中,鼎丰司法鉴定中心没有通知双方当事人到场,没有召开鉴定会。双方当事人对于鉴定专家是何许人,都不知道,更不清楚是否存在法定需要回避的情况。双方当事人也不从行使回避的权利!我们对于鉴定专家组的人员组成深表怀疑,这样缺乏公正性的鉴定结果是不应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法律依据的!

二、鉴定程序违法

按照《鉴定程序规则》的要求,鉴定会的召开,就是为了当事人双方充分阐述各自的理由,突显争议焦点,由专家自行判定的过程。

在本案鉴定的过程中,鉴定机构没有主持召开鉴定会,完全是根据法院移交的病历材料;没有听取双方当事人的任何陈述意见;也没有要求当事人提交任何的书面陈述材料,对于没有本案当事人叙述的鉴定,该鉴定机构以什么为依据作出鉴定结论?而且这样的鉴定程序是严重违反鉴定程序规则的!其客观、公正性值得怀疑!

3、鉴定认定的事实错误

在二审法院委托的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云鼎鉴医学2013第10406号鉴定书中。《分析说明》中:

(一)、推定死亡原因
按照我国法律要求,患者死亡的原因,就应该通过尸体解剖的结果来认定,如果患者家属对尸体先行处理的,就按照举证的规则原则处理。而在本案的司法鉴定中,该分析意见首先叙述:“死者生前有胸痛、呼吸困难等症状,死前出现全身青紫、口吐白沫等急性肺水肿的表现,说明无论原初病因为何,死亡的直接原因是急性左心衰竭”!

我们惊讶于该鉴定中的结论之不负责任,通过症状就可以确定患者死亡的原因!那么国家法律规定的尸体解剖制度就没有必要了!尸体解剖有能够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呢?

鼎丰司法鉴定中心,只能够在现有的病历资料的基础上,分析医疗机构在治疗过程中存在的医疗过错行为,没有权利对患者的死亡原因作出判定,尤其是在没有保存尸体、没有做尸体解剖的情况下,仅仅通过分析,就认定了患者死亡的原因!

我们认为鼎丰作为一家司法鉴定中心,没有权利对该案患者死亡原因作出判定,从事实上也不可能在没有鉴材(尸体)的情况下,判定应该通过尸体解剖才可以确定的问题!

(二)、过失分析有失偏颇
首先,作为地方的医疗机构,我们只是承担卫生、防疫、接种的初级卫生服务的场所,不可能对于每一个病症都作出明确的诊断和彻底的治疗!对于“心肌酶五项检验”我们没有相关的仪器设备,不能够开展该项业务;认识到患者的情况危重,地方上治疗条件有限,我们已经告知患者转往上级医疗机构进行救治,口服和输液治疗,就是对患者初步的诊疗,短短的一次治疗室不可能完全治愈患者的疾病的,不存在所谓“认识不足”的问题。客观的讲是我们已经充分认识要患者的情况,要求他们转院,而是患者及其家属的“认识不足”、自行要求回家!

第二、治疗得当
我们医疗机构给予患者输注冠心宁、口服速效救心丸等处理,着也就是我们医疗机构所能够提供给患者的治疗措施;我们没有重症救治的能力和条件,也不打算对于本案患者进行危重治疗。所以说,我们对于患者的治疗是得当的、作用是有限的。就是一般性的治疗原则,不可能从根本上完全解决患者的所有疾病!
在该鉴定分析意见中,字里行间体现出的是我们医疗机构“误诊、治疗不到位”。给人以错觉,误导了法官的审判,无形之中加重了我们的法律责任!

(三)、分析观点错误
鉴定意见中,提到:“在近三个小时内输入了5组,700毫升的液体,对于急性左心衰的发展将起到一定作用”。我们认为该分析认识错误。

首先,对于一个年龄在45岁,临床一般情况尚可(呼吸、心率、精神状态)、仅仅是“咳嗽、咳痰,胸痛二天”的患者,在3个小时内输注700毫升液体,时间和液体量都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仅仅3个小时内,身体代谢量就完全可以解决700毫升液体,根本不会对心脏负荷造成影响,对于左心衰的发生不起任何作用。仅仅认为输注的液体量造成患者的死亡是难以让人理解和接受的!我们不否认左右心室的协同作用和影响、液体符合通过循环到达对侧循环系统。但是,这样的作用是间接的,起到的影响也是很有限和微弱的!700毫升的液体在医疗技术上,不可能达到患者致死的数量。

第二、我们在治疗过程中使用“曲马多”镇痛,首先是应患者及其家属的要求使用的;镇痛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暂时缓解症状,确保患者及时转院。并且在使用前,已经向患者及其家属说明的情况,要求患者的配合!

因此,患者是知道用药的意图的,也是知道应该去上机医院的,只是患者自行决定回家,没有及时转往上级医院。我们在用药上没有故意掩盖危重症状的行为,仅仅是为了更好的救治患者而临时性使用。不存在医疗过错行为!

(三)、告知义务划归错误

在前文中,我们已经叙述过,在患者死亡后,我们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既不知情,也无法履行告知义务。反而是患者家属对我们有告知我们的义务,这是造成我们无法向患者家属说明的原因。因此,在患者家属已经单方把尸体处理的情况下,应该按照《诉讼法证据规则》要求,由对方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

(四)、过错参与度没有确定
在鉴定结论书中,列举了医院机构存在的医疗过错行为,但是,对于诉讼实践中最需要解决的,过错参与度没有明确。有使医疗机构的过错行为的判定成为法官的酌定情节!

司法鉴定的目的就是为了明确医疗机构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存在医疗过错的应该承担多大的法律责任;医疗机构的医疗过错行为与患者的原发疾病对患者造成死亡的结果各自承担多大的比例等等!

过错参与度是确定医疗机构承担法律责任的比例界限。没有该比例规定,就无从确定医疗机构的赔偿数额。而通过法院酌定的方式又会使本来技术含量很高的医疗鉴定,变身为法院的酌情估计。法官在对医疗技术的鉴定上无从区分比例,也不是法官应该区分的问题,而是鉴定机构的工作内容!

四、判决显失公正
在本案的判决书中,在没有通过医疗事故鉴定确定法律责任的情况下,直接选取鼎丰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在判决结果中大量采用了法官酌定裁量的情节,造成判决赔偿数额畸高!

我们所在的医疗机构,地处偏远的矿区,由于矿产经营不善、破产、倒闭。下属的职工医院,是我们几个老职工硬撑起来的,完全没有矿产公司的拨款和扶持,完全是靠我们自己经营维持,所能够提供的医疗服务由于条件的限制,完全属于初级的卫生、保健服务。没有太多的医疗设备和技术力量。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医院,也很好的解决了当地缺医少药的局面,为尽可能多的老百姓提供了有限的医疗服务!

自从发生了该医疗纠纷后,如果按照法院的终审判决结果执行,将会严重影响我们医院的资金周转,我们将无法有足够的流动资金购买药物、医师的基本工资将无法按时发放。甚至经营不善业同样面临破产、倒闭的危险!

从维护法律正义的角度,法院怎样判决都是应该执行的!但是,如果由于该判决造成医院倒闭,将会造成更多老百姓的看病难,又要交通不便的到远程医院进行就诊。急诊患者得不到及时的抢救!

我们恳请法官在作出判决的同时,考虑到我们基层医院的难处,不要因为一起医疗纠纷案件就导致更多患者得不到方便的救治!不要因为一起医疗纠纷案件就导致一家医院的倒闭。这样也不利于纠纷的解决、矛盾的化解;也在实际上造成了看病难、看病贵!不符合和谐社会的理念和构建要求!

因此,我们请求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普中民终字第283号民事判决书,在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依法改判;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

以上意见,希望申诉法官认真考虑!

此致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王冰 律师

 

文章来自于:http://www.doctorlawyer.cn/

中国医师维权律师网   王冰  律师

2013年11月25日

2013/11/25 0:0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中文域名:医师维权律师网 京ICP备10210756号 京ICP备07038632号 医师维权律师网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 www.doctorlawyer.cn   www.doctorlawyer.com.cn
医疗维权部 王冰律师
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
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医师维权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