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律师简介专业团队业务范围经典案例法律文库在线咨询诉讼指南鉴定指南联系我们加入收藏
站务公告

王冰律师创办的--中国医师维权律师网是专门为医师维权、医疗维权、为医疗机构代理医疗纠纷的网站,如果患者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请到相关网站咨询!王冰律师致力于为执业医师、医疗机构与专业律师之间架设一座法律沟通的平台!为执业医师、医疗机构提供法律咨询,解疑释惑,解决法律问题,提供法律服务。欢迎各位医师朋友、医疗机构、美容整形专业机构在线留言!  更多内容>>

业务范围

提供医疗纠纷和药物纠纷的法律咨询
1、接受咨询,进行病例分析和案情分析
2、出具专业法律意见书、个案分析咨询报告
代理医疗机构进行和解、谈判、调解和协议签订
1、为医疗机构提供协商方案
2、参加医疗机构进行的协商谈判
3、提请并参与行政调解
更多内容>>

联系我们

手机:  13426183608     传真:010-58603881-816
E-mail:    tree33@163.com   更多>>
办公电话:010-58603881-841

友情链接
 
 

中国医师网|医师培训|医师考试|医师维权|医师信息

 

北京律师
 
   当前位置:首页 >> 承接医疗事故鉴定11年 云南省医学会将首次上法庭当被告
承接医疗事故鉴定11年 云南省医学会将首次上法庭当被告

 


一边是法律的高墙,另一边是医学的高墙,高墙夹成一条狭窄的维权胡同,把禄丰农民石国忠一困6年。

因右膝盖手术带来的痛苦,6年时间里,石国忠经历了1次司法调解、3次手术、3次医疗事故鉴定、2次法院判决和1次省检察院抗诉。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了他向医院方索赔26万余元的诉求。

“医疗纠纷的司法程序已经基本上走到尽头了。”石国忠的新任代理律师金尚江接下这个案子,准备起诉云南省医学会。“此案对当事人的经济意义已经不大了,我们起诉省医学会,希望借助此案能弥补当下医疗事故鉴定体制中存在的漏洞。”

承接医疗事故鉴定11年来,云南省医学会将首次上法庭当被告。面对这个尴尬局面,省医学会秘书长张江平虽然无奈,但她对当事人状告省医学会的初衷也表示了赞同,“医疗事故鉴定体制运行了11年,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飞来的横祸

石国忠没想到,遭遇车祸后的6年,他将忍着右膝盖的痛苦,在医院、法院、检察院之间来回辗转。

2013年7月16日,禄丰天气闷热难耐。面容憔悴的石国忠骑着摩托车从南强街拐了出来。这里是不少廉租房的所在。

在沙发上落座,石国忠拿起厚厚一沓材料,撸起裤管,亮出右膝上三条交织相叠的醒目创口。“幸好我这只是一块碎骨,要是得了其他致命绝症,可能我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在2007年4月18日那天遭遇车祸,禄丰的小包工头石国忠将会以每年8万元的速度累积财富。

当天,石国忠骑着摩托车,去接在外打工的妻子。经过禄丰县人民法院附近的交叉路口时,与一辆从北向南行驶的黑色桑塔纳2000轿车相撞。“整个人都飞出去了。”

遭遇事故的石国忠被送往禄丰县人民医院治疗,经检查,他的右膝粉碎性骨折。2007年5月1日,禄丰县人民医院为石国忠实施了右膝髌骨切开复位固定术。

这个手术不大,石国忠以为,术后他会很快恢复健康。可他没想到,手术之后一个多月,右膝的肿胀疼痛还在继续。打了抗生素,依然无效。

疼痛难忍的石国忠四处求医,先后在当地医院和昆明的医院进行了数次X光片复查,结果发现髌骨下方有一个阴影。禄丰县人民医院的初步解决方案是,术后1年半,做拆除内固定手术时,再处理髌骨下方的阴影。

在治疗过程中,交通事故的案子在禄丰县人民法院开审。双方各按照50%责任承担赔偿,石国忠得到了4万多元。这个审判结果令他比较满意。他以为,这可能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几次与法院、医院打交道的机会。但他没想到,之后的6年里,他将反复在医院、法院、检察院之间来回辗转。

是“骨化”还是“碎骨”

受伤3年后,被定为伤残六级的石国忠起诉医院,希望获得医疗事故赔偿。经调解,他获赔7000元。

2007年9月,石国忠右膝髌骨上的内固定被拆除,但医院并没有将髌骨下方的“阴影”做进一步处理。伴着疼痛,石国忠的右腿渐渐失去行动能力,“小腿只能弯曲到30度”。

2007年11月23日,石国忠出院,医生建议他做恢复锻炼。“每锻炼一次要疼三四天,还肿。” 几次手术的半月形伤口重重叠叠,疼痛钻心,然而石国忠却一直闹不明白造成这钻心疼痛的来源,身体的难受与情绪焦虑让他寝食难安。

折腾持续了一年多。2008年12月15日,禄丰县人民医院做出的X光片复查意见上第一次明确:“右侧髌骨骨折术后复查,今片示术后右侧髌骨上下方见有碎骨块影分离。”至此,报告终于给了个“有碎骨”的明确说法。

这个复查结论在毫无医学常识的石国忠看来,意思很明显。“这就是说,确实有一块碎骨没有取出来,所以我才疼到现在?”

由于受伤,右腿不能弯曲,无法工作,他带领的建筑包工队已经解散。生活难以为继,向医院讨个说法成了石国忠生活的全部。在法律和医学两道高墙组成的死胡同里,石国忠摸索着突围。

2009年3月2日,石国忠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做伤情以及伤残鉴定。鉴定认为,手术损伤已经对石国忠造成重伤,伤残等级为Ⅵ(六)级。这个伤残等级鉴定一度被他认为是点亮维权之路的火把。

2010年7月,石国忠在禄丰状告禄丰县人民医院,禄丰县法律援助中心的一名律师免费为其代理。

但是,针对他的伤情,楚雄州医学会鉴定后认为“属于异位骨化,非碎骨残留”。

百度百科对骨化的狭义解释是“造骨细胞(成骨细胞)在骨基质中发生钙质沉着”。当然,作为长期与砖、墙打交道的包工头,石国忠根本分不清楚“骨化”和“碎骨”之间的区别。他只是隐约感觉到,这个鉴定意见与初次复查的结论有所不同。

2010年11月4日,禄丰县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调解:被告禄丰县人民医院一次性付给石国忠医疗争议赔偿款7000元。

起诉、抗诉、再审

一连串的法律程序走完之后,他得到的还是“维持原判”的结果。

石国忠从家里的冰箱里拿出一段带着血迹的骨头。骨头保存了多年,已断裂成几节,露着白森森的暗光。

“如果院方没有过错,为什么要支付这笔费用?”石国忠拿到那笔7000元的赔偿后,还是很纳闷,“是不是医院走了什么后门?”这是他在小县城熟人社会里形成的观念。

从石国忠家到禄丰县人民医院,只有2公里左右的路程。6年来,石国忠不停地往返于自家和法院、医院之间。这段时间里,他不断地修正着自己50多年人生经历中的一个又一个固有的观念。

“碎骨”还是“骨化”?令我疼痛且失去行动能力的问题到底是什么?虽然已经进行了调解,但疼痛毫无减轻的迹象,依然折腾得石国忠彻夜难眠。

2011年2月21日,石国忠来到昆明,在解放军昆明总医院再次检查。这次终于确定,影响他行动能力的“真凶”就是碎骨。

2011年6月16日,石国忠委托云南省医学会再次做医疗事故鉴定。鉴定结果认为,他髌骨下高密度影像为创伤性“骨化”。

2011年8月18日,石国忠向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诉状,再次状告禄丰县人民医院。

2011年9月6日,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2011年11月1日,解放军昆明总医院进行手术,将导致石国忠失去行动能力的“异物”取出。

取出碎骨后,石国忠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以“取出碎骨”作为新证据,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之后,云南省高院指令楚雄州中院对本案进行再审。

但是,楚雄州中院认为检察机关的抗诉理由不成立,裁定维持原判。2013年3月26日,禄丰县人民法院将此裁定送到了石国忠手里。

禄丰县人民法院立案庭工作人员杨跃昌介绍,在众多医疗纠纷案件中,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常常被法院当做主要证据采信,法庭只核对鉴定机构是否有相关资质。对鉴定内容,法庭没法去逐一核实。

这一现象在代理律师金尚江看来,是医疗纠纷司法实践中普遍存在的“以鉴代判”。然而,杨跃昌却表示“没听过这个词”。

“这个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一个医生要面对太多病人,他怎么能记得?”都市时报记者联系禄丰县人民医院时,该院宣传科肖姓工作人员如是答复。而当时给石国忠做手术的主刀医生杨国义则干脆挂断电话,拒绝了采访请求。


文件来自于:http://www.doctorlawyer.cn/

2013/7/24 0:0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中文域名:医师维权律师网 京ICP备10210756号 京ICP备07038632号 医师维权律师网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 www.doctorlawyer.cn   www.doctorlawyer.com.cn
医疗维权部 王冰律师
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
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医师维权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