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律师简介专业团队业务范围经典案例法律文库在线咨询诉讼指南鉴定指南联系我们加入收藏
站务公告

王冰律师创办的--中国医师维权律师网是专门为医师维权、医疗维权、为医疗机构代理医疗纠纷的网站,如果患者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请到相关网站咨询!王冰律师致力于为执业医师、医疗机构与专业律师之间架设一座法律沟通的平台!为执业医师、医疗机构提供法律咨询,解疑释惑,解决法律问题,提供法律服务。欢迎各位医师朋友、医疗机构、美容整形专业机构在线留言!  更多内容>>

业务范围

提供医疗纠纷和药物纠纷的法律咨询
1、接受咨询,进行病例分析和案情分析
2、出具专业法律意见书、个案分析咨询报告
代理医疗机构进行和解、谈判、调解和协议签订
1、为医疗机构提供协商方案
2、参加医疗机构进行的协商谈判
3、提请并参与行政调解
更多内容>>

联系我们

手机:  13426183608     传真:010-58603881-816
E-mail:    tree33@163.com   更多>>
办公电话:010-58603881-841

友情链接
 
 

中国医师网|医师培训|医师考试|医师维权|医师信息

 

北京律师
 
   当前位置:首页 >> 这起医疗事故该由谁埋单?
这起医疗事故该由谁埋单?

  来源:《民主与法制》

 

  3月3日,记者在武安市见到了举报人张便云,这位48岁的妇女已是头发花白,见到记者犹如见到亲人般放声大哭起来。在记者的劝慰下,张便云才渐渐安静下来,向记者描述了她一家的不幸:“我们一家4口,大的是女儿,正在上大学。老二是儿子,叫韩冠玉,去年才满22岁,在经历长达5年的求医奔波后,于今年2月2日含冤死去。我儿子的尸体至今还在武安市医院的冰柜放着,他死得冤啊。”
  2008年,年仅18岁的韩冠玉在武安市一中上高中。5月9日,韩冠玉感觉腰疼,晚10时到武安市医院就医,当时接诊的医生叫张秀平。在做完B超检查后,张医生说韩冠玉是肾结石,并说:“你们到仁慈医院做碎石吧,我跟仁慈医院联系一下,你到仁慈医院后,让医生给我回个电话就可以了。”
  凌晨1时,韩冠玉在父母的陪伴下赶到了仁慈医院,接待他们的医生让他们先交600元,说是包碎好。交款后医生给韩冠玉做了碎石。凌晨4时许,韩冠玉排出了一些血尿,也伴随排出了结石,医生说结石排除了,回家输液就可以了。
  次日下午1时多,韩冠玉又不能排尿了,在父母的搀扶下马上赶到仁慈医院找到当时做碎石的那位医生。医生对韩冠玉说:“已经给你加时碎石了,现在不能再做碎石处理,起码要等一周以后再做碎石,要不你再到别的医院看看吧。”
  韩冠玉只好来到邯郸市某三甲医院就医。到医院后,在未做任何检查的情况下,医生说先下导尿管排尿,当时是李月峰医生进行插管,但怎么也插不进去,随后一位赵主任帮助插管,但也只是插上了左肾导尿管。
  第二天做B超显示,因为插管导致左肾变形。韩冠玉住院一周一直在输液,当时正赶上高中会考。在征求医生意见后,韩冠玉回武安一中参加会考。在韩冠玉参加会考期间,其父母领着韩冠玉再次到仁慈医院检查,医生说:“邯郸医院把你孩子的左肾给推变形了,但右肾还可以做碎石处理,你去交600元做碎石吧。”于是,韩冠玉父母交了款,医生给韩冠玉做了碎石。第二天韩冠玉便出现了抽风状态,随即返回邯郸市某医院就医。医生检查后说:“韩冠玉现在肌酐700,不能马上做手术,要先输液消炎后才能手术。”三天后,韩冠玉的肌酐值一下子涨到了1400,医生建议做穿经手术。医生告诉韩冠玉父母说:“做手术是请峰峰来的医生,你给我3000元,这是给峰峰来的医生的费用。”做手术时,医生说:“孩子的右肾由于做碎石时遭到重创,已经萎缩了,孩子的肌酐一直在1400,一直输液肌酐也不见下降。”于是,医生让韩冠玉做血液透析治疗,由于韩冠玉害怕血液透析,医生就让其办了出院手续。

不幸妇女丧夫又丧子


  韩冠玉出院后,到河北省医大三院治疗,省三院医生要看邯郸市某医院的病历,但被告知“病历已经在档案室封存了”。经省三院检查,结论是:急性肾衰。省三院医生说:“由于先前的治疗失误,导致双肾严重损伤,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
  随后,张便云带儿子韩冠玉访遍了北京协和医院、山东潍坊等全国多家医院,花尽了家里所有积蓄,但所有医院均表示韩冠玉只有做换肾手术一条路径了。
  “2009年正月初八,儿子在省三院治疗期间,丈夫暴死在家,因家中无人,直到正月初十我女儿回家才发现。”说到这里,张便云泣不成声。
  料理完丈夫的后事,张便云实在无钱给儿子看病,便找武安市仁慈医院和邯郸市某医院,他们却相互推诿,推卸自己的责任。万般无奈下,张便云于2012年8月,到武安市信访局上访。在信访局的协调下,10月1日,武安仁慈医院和邯郸市某医院一共给付了5万元,说是先让韩冠玉看病。
  2013年2月2日,由于病情恶化,韩冠玉在省三院的病床上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丧夫不到一年的张便云又痛失爱子,她的精神几乎崩溃。
  2月5日,在邯郸市信访局和武安市信访局协调下,武安市仁慈医院和邯郸市某医院又给付了张便云5万元,说是儿子韩冠玉的安葬费。
  韩冠玉的尸体作了司法鉴定。3月中旬,北京法源司法科学鉴定中心出具了司法鉴定书,并出具了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为医疗事故。张便云虽然拿到了医疗事故鉴定书,但迟迟得不到应有赔偿。

 

谁该为医疗事故埋单


  张便云对记者说:“儿子5年漫长的求医,花尽了我们所有的积蓄,家中能变卖的都卖了,也借遍了所有亲朋好友,70多万啊!”
  医院是救死扶伤之地,可是一旦因自己的过错给患者造成伤害后,又总是以各种理由或是专业知识搪塞,以逃避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武安市第一医院接诊医生为什么要把一个仅需要碎石的患者介绍到仁慈医院去碎石?难道身为三级甲等的武安市第一医院做不了这种简单的治疗吗?还是武安市第一医院没有碎石机?武安市第一医院的医生为什么要将自己接待的患者介绍到私立医院去治疗,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是不是另有猫儿腻?邯郸市某医院是三级甲等医院,更是邯郸市的权威医院,插导管竟能将肾捅变形。
  3月12日,本社记者来到武安市仁慈医院,采访了给韩冠玉做碎石的执业医师吴某。吴某告诉记者:“做碎石没有明确规定要有碎石专业技术职称的医生来操作。当时患者的肾双侧都堵了,在本院做了左侧碎石后尿出了石头,属于急性肾衰。”
  仁慈医院温副院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这起医疗事故中,病人占50%责任,我们医院与邯郸市某医院各有责任。既然死者家属上访到信访局,信访局怎么处理,我们听从。”
  根据司法鉴定,邯郸市某医院在韩冠玉医疗事故中负次要责任。3月28日,记者在邯郸采访了某医院医患纠纷办公室负责人金某,他说,患者不配合医院治疗,一会儿来邯郸治疗,一会儿又回到武安治疗,来回往返好多次,错过了治疗最佳时期。到目前,通过武安市和邯郸市信访部门协调,该医院先后3次支付患者家属5万元补偿。金某表示:“针对这起医疗纠纷,我们服从法院判决,判多少,我们赔多少。”


文章来自于:http://www.doctorlawyer.cn/

2013/6/16 0:0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中文域名:医师维权律师网 京ICP备10210756号 京ICP备07038632号 医师维权律师网 版权所有
英文域名: www.doctorlawyer.cn   www.doctorlawyer.com.cn
医疗维权部 王冰律师
电子信箱:tree32@sina.com    tree33@163.com
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安慧桥亚运村中国五矿大厦11楼1121室  
医师维权律师网